宠物网开户
设为首页
网站地图
宠物网下载
  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网 > 宠物百科 > 正文
百度再断腕?上市后首次出现季度亏损 向海龙辞职李彦宏动刀搜索
作者:admin  来源:本站  发表时间:2019-06-11 15:32  点击:9

百度再断腕?上市后首次出现季度亏损 向海龙辞职李彦宏动刀搜索

    在任职已十四年的原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,辞职来的有些突然。

  5月17日,宣布向海龙即日起辞去高级副总裁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。 而在一个星期前,他刚在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做了互联网要转型为“户”联网的发言。   向海龙的辞职伴随着搜索业务的转型。 当日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宣布,搜索公司将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,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,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。

  在李彦宏大刀阔斧改革搜索业务背后,当天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以亿元的净亏损,迎来了上市后的首次季度亏损。 李彦宏在5月17日发布的内部信中也称,“产业价值链不断受到冲击,新旧动能面临转换,外部环境的不确定、竞争的加剧,导致整个科技行业都进入震荡期,公司也不例外。

”而在钱“花多了”外,影响业绩的因素还有什么?  动刀搜索  尽管此前的高管辞职一度频繁,但向海龙一直被认为是坐的最“稳”的那个人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向海龙2000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计算机系,同年创建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总经理。

2005年2月,收购企浪,向海龙随之加入负责竞价排名等业务。 2017年成立搜索公司,向海龙出任新公司总裁,向李彦宏汇报。   向海龙负责的搜索公司是营收的主要来源。

网络营销业务也曾一度占据营收的九成以上。 2019年一季度,核心(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)营收为175亿元,占据当期总营收的73%。   李彦宏在财报后的分析师会议中表示,向海龙离开“是个人原因”。 有媒体报道称,向海龙可能会开始创业以及开始涉足投资。

但业界有观点认为向海龙这次是被动离职。

  而微妙的是,5月17日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谈及向海龙离职前,首先提到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,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,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。

  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李彦宏在今年3月发布内部信,宣布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,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。

总裁张亚勤则成为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。 4月30日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则成为第二名加入“高管退休计划”的成员。

  另一方面,沈抖则在今年2月份启动的干部轮岗制度中成为首批轮岗的三位副总裁之一。  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向海龙是过往成功的代表人物,但要转型为人工智能企业,就要破除过往的历史包袱。

他认为,向海龙离职释放出壮士断腕,减轻对搜索业务依赖的信号。   首次亏损  还有业内人士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分析称,向海龙的离职也可能是源于为新出炉的2019第一季度财报负责。

  5月17日,公布其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41亿元人民币(约合亿美元),同比增长15%。

但当期净亏损为人民币亿元(约合4900万美元)。

作为参照,其去年同期净利润约为人民币67亿元。 而截至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发稿,美国当地时间5月17日开盘前,股价已下跌超过10%。

  一季度财报中,向海龙负责的“核心”同比增长仅为8%。 而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核心的运营利润为人民币21亿元(约合亿美元),同比下滑67%。

  今年一季度出现的亏损与“钱花多了”有关。

  据记者了解,在2019年春节与央视春节晚会和元宵晚会独家合作,斥资12亿元推出一系列红包活动。

财报也显示,2019年一季度销售等管理费用为61亿元,同比增长93%。 方面解释称,这主要由于渠道和推广营销活动增加,包括在中国农历新年期间的营销推广等。

  93%的同比增长只是李彦宏提出的“投入换增长”策略的缩影之一。 李彦宏在5月17日的内部信中称,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局面,“我们”以投入换增长“的策略,要求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,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。 ”  还需要提及的是,随着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失,获取流量的成本已经越来越贵。 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当期其流量获取成本为32亿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41%。

20亿元的带宽成本则比去年同期增长39%。

  丁道师认为的亏损还与经济大环境有关。

他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通过竞价模式赚得是中国几百万中小企业的钱,但从去年到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很大,许多行业出现负增长,依靠这些行业来赚钱的服务行业必然受到影响。

CFO余正钧也在财报后的分析师会议中提到,宏观经济放缓对医疗,在线游戏和金融服务等行业的广告影响较大。

  此外,相比阿里和腾讯的多点开花,在业务多元化上还有所欠缺。

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了解,此前曾在电商、音乐等多个领域全面出击,但效果均不理想。

有接近的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,据他了解刚裁撤了教育部门,其下属的文库、阅读等业务已经归到其它部门。

  丁道师则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如果的人工智能业务做好,或将和阿里和腾讯做到同等规模。

“前提是人工智能真的能进入到各行各业,但难度很大。 ”(文章来源:华夏时报)。

 

上一篇:绿色金融政策体系构建打出组合拳
下一篇:甘肃书法家赵军全:潜心励志写人生